欢迎您的光临!
设为首页  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荷初露
那一抹微笑
发布时间:2021-04-29

记忆深处是那一抹微笑,灿烂着,包含了怎样的责任;荡漾着,美好。不禁袭上心头。朝霞视镜中,格外耀眼……

丰盛的早餐在我上了初中后便已不足为奇了,直至我一如既往的认为他理所应当的存在,甚至他怎样又为什么在这里也黯然了。

一天早上,我照例起床洗漱,但不同寻常的是,桌子上并没有了丰盛的早餐,取而代之是爸那潦草的字迹:

今天厂子有事儿,家里的零食你自己随意,我晚点会来接你(微笑)。

“虚情假意。”我心中嘀咕着,“我迟到了怎么办?你晚来了怎么办?我营养跟不上怎么办?一个笑脸能挽回我的损失吗?在我看来,这只不过是用来掩盖‘过失’的罢了。”紧接着是我呆滞的双眼,我只好遵照爸,拿了几个面包与一杯豆浆。看了一眼钟6:15,往日这时应该已经吃着早餐了吧。就这,就这了吧。

渐渐地,我这一世界上唯一的一只恐龙的呼喊,很快有人听见。一口又一口的吞咽,一下又一下地咀嚼,随着细雨的滴答形成了一个规律循环,必定是有理数罢了,我也终回归理性。仿佛过了好久,我还没有吃完,与往常一样望向时钟才发现6:15,没错,钟坏了,焦躁吗?看来不必。那只是唯一一次时间在等你,不,等地是爱。匆匆的脚步,他来了。

“6:20,正好!”他望着我说,“怎么样,吃好了下楼吧。”

于是继续往常的匆忙,一步并作两步到了车里。

“吃的什么,还好吧。幸好你妈给你备了往常的夜宵,要不然……”

“唉,对了,”我打断了他,“你吃了吗?”

“我还没呢,管好你自己就行了。”说罢,他赔了个微笑。

我听起了英语“父母的爱像溪流,无尽的躺进你心中;父母的爱像大手。轻轻地抚摸着你的面颊。”

几何时,多么熟悉的场景再次在眼中浮现,这好像演绎了在纸条中的那个微笑。嘴角上扬的幅度并不算大,刚好露出前几排洁白的牙齿,再加上稍有些干裂的嘴唇裹挟着,总是这样。像是硬挤出来的,格格不入。却坚定中带着点慈祥,这或许是我父亲的标志。以前多觉得是一种掩饰,于是便讨厌他这样的举动。现在才明白是一种勇气,像大雁必飞回南方,像老鹰40岁时的蜕变。是一种奉献,像春蚕到死丝方尽,像袋鼠前面的育儿袋。也是被我磨出来的钝角……

朝霞下,是我的朝气与那笑容的灿烂。

江阴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
江阴市人民政府主办
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,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